起點對談 / 「解剖不僅讓我認識自己,也認識生命」專訪 Jason Freeny

提到「解剖」兩字,映入腦簾的可能是為正確治療疾病的醫療用途,或者了解肌理骨骼分佈的學術之用。帶點嚴肅高冷的刻板印象往往讓人敬而遠之,不過有位來自紐約的藝術家,12 年間至少執行了 100 起解剖手術 … 不過都是玩具!(笑)他把解剖的概念化為創意的展現,從西方至東方的經典動畫、玩具角色,到了他手上彷彿經過 X 光機般,呈現顛覆既有想像的獨到視野,就像 90 年代的漫畫《岸和田博士の科学的愛情》中的蕃茄解剖圖般,讓大家重新認識原來自己手上的玩具,藏在塑料與毛皮之下,原來還有豐富的循環與骨骼內臟。持續於全世界掀起解剖系玩具的熱潮,Jason Freeny 與 INCEPTION 啟藝及新加坡知名單位 MIGHTY JAXX 攜手,於台北華山創意園區東 2C 館舉辦「玩具解剖展 JASON FREENY ASIA」特展,透過本次的對談,現在就帶大家一起進入 Jason Freeny 風趣且令人著迷的怪奇世界。

近期在生活上有何感到驚喜或新奇的體驗

Jason Freeny:我想還是來到台灣,在這裡感覺每一秒都有驚奇的事發生。

創作的起點,受到何者的啟蒙,是否還記得第一個解剖的作品

Jason Freeny:大概十五年前,我創作一個機器人系列,暗示人們每天上班、下班的乏味,其中有一位機器人製造出一隻氣球狗寵物,他跟機器人是完全反差的,機器人在地面上過著無聊生活,氣球狗卻是飛在天空自由自在的。在此同時我就想像如果氣球狗是活的,人類骨骼肌肉,那氣球狗會長怎樣?也就開始研究解剖結構,並從插畫開始設計。

解剖系列的資料參考來源為何

Jason Freeny:我參考很多動物與人體結構書,像半剖狗就參考狗狗的書,並拉長裡面的部位來符合氣球狗比例讓他變得有趣。

製作半剖覺得最困難的環節,是否有感到最不滿的時候

Jason Freeny:最困難的部份是開始,因為要先設定一個角色,在腦袋裡一步步構想內臟分佈,所以是比較技術性問題,有時候會坐在那想一個禮拜,都還沒開始動手,因此一開始是最難的。

最挫折的時候有,我會將自己的設記過程放在臉書跟大家分享,加上目前這個階段我喜歡找一些新挑戰,因而當我一步驟一步驟的 po,可是作到一半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挑了個不可能的路徑,即便已經 po 了一些東西但還是要跟群眾說,對不起我們要重來,而且已經有三、四次這樣,這是我最不滿的時候,也因此我現在會坐在書桌前先構想很久,就是為了避免錯誤。

哪個作品是讓 Jason 最為印象深刻,是否有想挑戰的半剖題材

Jason Freeny:最印象深刻的還是氣球狗,因為一開始設計的時候我 找了一家香港解剖玩具公司合作,除了氣球狗外同時也寄了另一件小熊軟糖給他們,香港公司雖簽下兩件作品但決定先做小熊軟糖,所以氣球狗從有 idea 、畫好設計到發售之間大概隔了十年。

現在想要挑戰的題材,是回到小時候 60 年代生物課上都會有的半剖人,那個半剖人是用透明材質做成,但雕塑的時候沒辦法用透明的,所以現在我跟新加坡 Mighty Jaxx 開發新透明素材,擁有透明的結構,裡面實心部分則是畫上去,現在這方法使用在 DC 系列角色上。

在現場我們看到與 Nike 的合作,合作契機與發想的概念為何

Jason Freeny:當時受到了 Nike 的邀請進行設計,這雙跟我平常的做法不太一樣,平常我都是將元素放在物品裡,不過這次更像用內臟元素來呈現外觀,鞋子就好像是活著,不過還是有我的可以對開看到裡面物件的特色,如果變成實鞋感覺會特別有趣。

很好奇 Jason 自己最喜歡什麼鞋款

Jason Freeny:我是一個很低調的人,我喜歡受到關注的感覺,但個性上卻比較排外,所以我喜歡把作品擺著並從遠處觀察。

對於玩具市場有無關注的設計師

Jason Freeny:我跟很多公仔設計師都成為朋友,Chino Lam、INSTINCTOY、Qee 等,我們就像是一個大家庭,關係非常緊密。

生活上的興趣可否與我們分享

Jason Freeny:料理!紐約的餐廳時常開了又關、關了又開,所以只好自己下廚,另外我喜歡辣的料理,像是雲南料裡我就很喜歡我學會的第一道菜是牙買加的咖哩雞,另外有一道牛肉拉麵我很喜歡,但餐廳失了大火後就沒再吃過,我花了三年時間才找到味道,原來是韓國、日式混合的口味,而現在到喜歡的菜色就會趕快學起來,怕餐廳突然消失

透過個展 Jason 想傳遞給觀展者什麼訊息

Jason Freeny:因為我學的是工業設計,所以我很享受設計原型的過程,比較著重造型,所以大部分作品並沒有太深含意,不過還是有像是對比戰爭跟和平理念的作品,不過主要還是想創造好看的東西,希望帶給大家快樂,看得開心。

最後請 Jason 分享喜歡的卡通、電影角色

Jason Freeny:神隱少女、皮克斯電影、海棉寶寶,甚至連我小孩都不看海棉寶寶了。

過去就讀工業設計,進入娛樂產業,從購買玩具進行解剖創作,到現在獲得玩具廠牌支持邀請進行合作,甚至進入藝術拍賣市場,Jason Freeny 與我們分享,這個重新暸解玩具進行再生的旅程,不只是透視玩具,也是重新認識自己,進而更加了解、珍惜每個生命的存在。如果您也被 Jason Freeny 的思維所吸引,別錯過至 9/22 日的展覽期間,前往體驗包括原形模型、 ⼿稿海報等超過 200 件的豐富展品喔。

玩具解剖展 Jason Freeny Asia Official Fan page

Jason Freeny Official Fan page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