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plain-me 創意總監 Tim:「現在台灣大眾穿衣服都有基本的好看,下一階段是要有風格!」

/ 創意總監 Tim:「現在台灣大家穿衣服都有基本的好看,下一階段是要有風格!」

讓我們將時序倒回1990年代末,當時正處於哈日風潮盛行的時代,網絡資訊還未如此發達普及,我們只能每個月到雜誌瘋買 ⟪BOON⟫、⟪GET ON⟫、⟪COOL TRANS⟫,想要的單品只能透過水貨店入手。2000 年裏原文化打開了台灣人的視野,加上⟪BANG⟫、⟪COOL⟫、⟪SMART⟫ 等雜誌的風行,黃子佼在台北東區開了A Bathing Ape 專門店,老國、劉麗強、金旺等人在西門町的雙開合照,宣告了台灣街頭文化正式開始。

當時台灣的流行不是只有西門町。

遠企購物中心5樓的 Joyce Boutique,台北東區的小雅,還有復興北路上的中興百貨,1985年就在2F設置了國內外設計師的專屬樓層,Azzedine Alaia、三宅一生、Paul Smith等,以及台灣設計師,我想很多人是因為以上這幾間百貨,才開始認識時尚,知道誰是 Jil Sander、川久保玲,原來王菲穿紅的針灸鞋 Acupuncture 長這樣,其中就有本篇的主角,plain-me 的創意總監 Tim。

欸,要說 Tim 的時尚啟蒙者,絕對是他的母親(暱稱粘媽),因為在上大學之前,都是粘媽帶著Tim 上台北逛遠企、SOGO跟中興百貨。

這次專訪,我們來到了Tim 位於桃園,剛整理好的新家,一進門,不同角落錯落著綠意,整面牆的書籍雜誌、蒐羅而來、可移動的老家具(才能隨意變化擺設),各自有不同「味道」。這個「味道」不全是嗅覺,而是如塵歲月所累積的厚度與層次,這也是 Tim 最在乎的,包括與人的相處、包括穿著、包括自家選貨店 plain-me。

認識 Tim 很多年,一直覺得他穿梭各種採訪、活動,能夠輕盈地調整與人的互動模式,別人丟出什麼、他都能接住,對於穿搭、品牌,瞭解甚深。「其實我在上大學之前,很少離開桃園,逛街都是媽媽帶著我去台北逛遠企、SOGO、中興百貨,我認知的所謂『流行』是設計師品牌,當時完全不知道居然有『西門町』這樣的地方。」

plain-me 創意總監 Tim 的時尚啟蒙就是粘媽。

打扮是一件很生活的事情!

「我還記得大學聯考前一天,我媽說別看書了,我們去逛街。」粘媽最常帶Tim逛的就是中興百貨,「我們很常在那待一整天,先逛,然後去美食街吃東西,考慮著剛看到的某樣單品到底要不要買,畢竟,中興百貨的衣服都很貴。」可以這麼說,聚集著國內外最時尚品牌的中興百貨,是1990、2000 年初期,台北最時髦的地方。「中興百貨是所有喜歡服裝的人的朝聖地,我的第一件Paul Smith就是在中興百貨買的。」Tim說:「說是虛榮也好,中興百貨開啟了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與衝擊,因為衣服真的很貴,就會改去買毛巾之類的家用品(笑)。」

我:「我很喜歡中興百貨的廣告與用語,還會偷學。」

Tim:「中興百貨週年慶的視覺非常不一樣,不會硬要推什麼東西,讓我知道創意這件事永遠優先於品牌。」

的確,時尚不僅僅是展現在服飾上,時尚是存在於天空中、在街頭上,它必須與我們的想法、生活方式和日常經歷有所連結。

Tim說:「我以為打扮是每個媽媽會陪著小孩做的事,但從身邊親人朋友發現並非如此,你知道嗎?我媽的生活裡沒有睡衣這樣單品,她的衣服是隨時ready能見客人的,今天因為你們要來,一直催我快去換衣服。」

對Tim跟粘媽而言,這是一種「儀式感」,並不是在生活裡玩矯情,而是透過認真專注的對待,讓生活更有趣、更璀璨,「出去吃飯就會換上適合的衣服,去喜宴絕對不可能穿拖鞋,我非常不解怎麼會有人穿拖鞋上課。」

1990、2000年初期的中興百貨,可是全台北最時髦的地方之一,廣告、引進的設計師品牌等,都影響到當時的流行。

創意這件事永遠優先於品牌!

這個衝擊在 Tim 到台北上大學之後,更強烈了,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理所當然。「一直以為台北人比較會穿,結果並不是,我很驚訝同學們怎麼那麼『純樸』,其實我唸的輔仁大學外語學院算是比較fancy了。」Tim 認為打扮是一件很生活的事,但同學們的生活只有學校、家裡,不包括「穿衣服」這件事。補充說明,大學開學第一天,Tim 穿的是整身比利時設計師W&LT,勃肯鞋配白襪。

「很多人會覺得打扮是有錢人、生活過得好的人在做的事,直到現在都還存在如此觀念,其實不需要很貴的單品,有基本概念,至少可以穿的乾淨,乾淨就好看。」這也是讓 Tim在 25歲時決定與 Akko 創立 plain-me 的原因,「2005 年的台灣服裝,只有很貴的名牌、要不就是很街頭,沒有中間值,我認為搭配該是凌駕在有沒有錢之上。」這是真的,錢可以買到流行,但風格必須自己掌握,所謂的風格等於你可以穿着晚裝去麥當勞、穿着高跟鞋踢足球。它象徵個性、自信和魅力。

Tim 大學開學第一天,穿了整身比利時品牌 W&LT,下課後還跑去小雅的 Bobbie Brown 學化妝(左上),「回頭看當時的自己,覺得真是很時髦。」

既然說到了plain-me,就要將時間拉回到 Tim 就讀輔仁大學時期,這也是他與Akko 認識的起點。⟪ KEEDAN ⟫ 之前訪問過 Akko,他是這麼說的。

Akko
圖書館有《MEN’S NON-NO》可以看,但 Akko 每次要租總是被另個輔大日文系的同學搶先留下深刻印象,直到當兵完出社會工作正巧發現同事的朋友就是這位同學,就這樣 Akko 與 Tim 的相遇,也種下了日後攜手合作的種子。

Tim
我記得圖書館,但根本不知道 Akko是誰,在校園裡有看過他,但我不喜歡整個理工科的人,因為他們很愛把妹,每天 12 點打鐘,他們就會等在門口,Akko 是理工科唯一我看的順眼的人,因為他穿的長褲比較短(笑)。

畢業後我到agnes b工作,才漸漸跟 Akko 變熟,2005年,Akko 問我要不要一起創業,我心想我才 25 歲,即便失敗,也沒什麼損失,而且一路從 agnes b、Bobbi Brown,我有自信跟所有我認定的人都可以相處得很好。這麼多年過去,我跟 Akko 生命裡過客來來去去,但我跟他始終都在。

Tim 超推薦這雙 Marni,好穿好走。

Tim's Favorite Designers

Martin Margiela 的創意概念對我而言是種洗禮,雖然他做的衣服很多根本不能穿,誰能想到源自日本的 Tabi Boots,因為 Margiela 的關係,走上了伸展台,那可是 1989 年,還有 Margiela 從 1994 年首度推出的愛滋 T,我每一年都有買。

20歲之後就很喜歡川久保玲,我還記得 Joyce Boutique 的定價很高,買不下手。川久保玲讓我知道衣服的解構跟輪廓會影響一個人的風格這麼多,我跟日本設計師們學到了剪裁與不對稱的重要,特別是文化服裝學院那一派,天啊,給我的衝擊比西門町還大。

Dries Van Noten

Dries Van Noten 是我過 30 歲之後才懂得穿著的設計師,只要價格 ok 我都會買,Dries Van Noten 的風格很優雅,每次只要我一穿,絕對會受到讚美,原因在於 Dries Van Noten 即便是男裝,剪裁材質也很陰柔,有一種中性美。這也是歐洲設計師教會我的,個人風格永遠凌駕於品牌。

搭配該是凌駕在有沒有錢之上,所有東西都叫不出品牌,但都很有味道,那才叫品味。

Tim 上台北受到的另一個衝擊是人生第一次到了西門町,第一個感受是「好熱」,完全可以理解,畢竟,Tim 都是逛有冷氣的百貨公司,「我對廁所印象深刻,西門新宿跟萬年的廁所很恐怖,當時麥當勞的廁所還是鎖起來的。」Tim 說:「美國街真的讓我很震撼,跟以往我熟悉的中興百貨、遠企完全不一樣,我記得那是1997、98年,正是台灣品牌逐漸開始萌芽的階段,西門町非常熱鬧,從這些品牌我也瞭解自己真正適合、喜歡什麼風格。」

達新美是 Tim 最常光顧的西門町店家,「百貨公司賣的都很貴,達新美則是每天都可以穿,我很喜歡他們家淺色系、拼布的衣服,更在達新美認識了表弟、老國、阿輝,每次去都是在聊天,聊很多生活,那是一種很自然的交流,但最後我一定會買東西,因為我會想從每一次的交流帶走什麼,做為紀念。」

你不用花大錢,有基本概念,就可以穿得乾淨 乾淨就好看!

plain-me 今年是第 16 年,我問 Tim 在這將近20年來,觀察到了什麼樣的改變?他思考了下,「無論是為了得到年輕人的關注,亦或者是為了話題性,高端時尚與街頭潮流彼此靠攏,壁壘不再分明,整個和在一起。」我問:「這是好事嗎?」Tim 說:「沒有好不好,這是必然的,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更有風格、生活態度,去展現自己的樣子,關注的是永續、綠手指。加上現在大家得到資訊很方便,上網看就好,再者,20、30、40 歲原本關注的東西就會不同,品牌跟媒體都得想清楚,內容做給誰看。」

「20 歲是最重視外表的年紀,30歲是最徬徨的時候,有很多的誘惑,30 歲到 40 歲之間是拼搏的年紀,大部分人都認為我要專心賺錢,沒有心顧及到所謂的穿衣打扮,其實這個時候最適合找出自己風格。你不用花大錢,只要有基本概念就可以穿得乾淨,乾淨就好看,不要以為打扮就得花大錢,那都是藉口,不然等你有錢,沒地方穿、也就俗了。」

最後,⟪ KEEDAN ⟫ 祝福 Tim & Josh,新婚快樂、永遠幸福!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Lisihte
Concept _ Sofia She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