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plain-me 創意總監 Tim:「現在台灣大眾穿衣服都有基本的好看,下一階段是要有風格!」

/ 創意總監 Tim:「現在台灣大家穿衣服都有基本的好看,下一階段是要有風格!」

讓我們將時序倒回1990年代末,當時正處於哈日風潮盛行的時代,網絡資訊還未如此發達普及,我們只能每個月到雜誌瘋買 ⟪BOON⟫、⟪GET ON⟫、⟪COOL TRANS⟫,想要的單品只能透過水貨店入手。2000 年裏原文化打開了台灣人的視野,加上⟪BANG⟫、⟪COOL⟫、⟪SMART⟫ 等雜誌的風行,黃子佼在台北東區開了A Bathing Ape 專門店,老國、劉麗強、金旺等人在西門町的雙開合照,宣告了台灣街頭文化正式開始。

當時台灣的流行不是只有西門町。

遠企購物中心5樓的 Joyce Boutique,台北東區的小雅,還有復興北路上的中興百貨,1985年就在2F設置了國內外設計師的專屬樓層,Azzedine Alaia、三宅一生、Paul Smith等,以及台灣設計師,我想很多人是因為以上這幾間百貨,才開始認識時尚,知道誰是 Jil Sander、川久保玲,原來王菲穿紅的針灸鞋 Acupuncture 長這樣,其中就有本篇的主角,plain-me 的創意總監 Tim。

欸,要說 Tim 的時尚啟蒙者,絕對是他的母親(暱稱粘媽),因為在上大學之前,都是粘媽帶著Tim 上台北逛遠企、SOGO跟中興百貨。

這次專訪,我們來到了Tim 位於桃園,剛整理好的新家,一進門,不同角落錯落著綠意,整面牆的書籍雜誌、蒐羅而來、可移動的老家具(才能隨意變化擺設),各自有不同「味道」。這個「味道」不全是嗅覺,而是如塵歲月所累積的厚度與層次,這也是 Tim 最在乎的,包括與人的相處、包括穿著、包括自家選貨店 plain-me。

認識 Tim 很多年,一直覺得他穿梭各種採訪、活動,能夠輕盈地調整與人的互動模式,別人丟出什麼、他都能接住,對於穿搭、品牌,瞭解甚深。「其實我在上大學之前,很少離開桃園,逛街都是媽媽帶著我去台北逛遠企、SOGO、中興百貨,我認知的所謂『流行』是設計師品牌,當時完全不知道居然有『西門町』這樣的地方。」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plain-me 創意總監 Tim 的時尚啟蒙就是粘媽。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打扮是一件很生活的事情!

「我還記得大學聯考前一天,我媽說別看書了,我們去逛街。」粘媽最常帶Tim逛的就是中興百貨,「我們很常在那待一整天,先逛,然後去美食街吃東西,考慮著剛看到的某樣單品到底要不要買,畢竟,中興百貨的衣服都很貴。」可以這麼說,聚集著國內外最時尚品牌的中興百貨,是1990、2000 年初期,台北最時髦的地方。「中興百貨是所有喜歡服裝的人的朝聖地,我的第一件Paul Smith就是在中興百貨買的。」Tim說:「說是虛榮也好,中興百貨開啟了我對美好生活的嚮往與衝擊,因為衣服真的很貴,就會改去買毛巾之類的家用品(笑)。」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我:「我很喜歡中興百貨的廣告與用語,還會偷學。」

Tim:「中興百貨週年慶的視覺非常不一樣,不會硬要推什麼東西,讓我知道創意這件事永遠優先於品牌。」

的確,時尚不僅僅是展現在服飾上,時尚是存在於天空中、在街頭上,它必須與我們的想法、生活方式和日常經歷有所連結。

Tim說:「我以為打扮是每個媽媽會陪著小孩做的事,但從身邊親人朋友發現並非如此,你知道嗎?我媽的生活裡沒有睡衣這樣單品,她的衣服是隨時ready能見客人的,今天因為你們要來,一直催我快去換衣服。」

對Tim跟粘媽而言,這是一種「儀式感」,並不是在生活裡玩矯情,而是透過認真專注的對待,讓生活更有趣、更璀璨,「出去吃飯就會換上適合的衣服,去喜宴絕對不可能穿拖鞋,我非常不解怎麼會有人穿拖鞋上課。」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1990、2000年初期的中興百貨,可是全台北最時髦的地方之一,廣告、引進的設計師品牌等,都影響到當時的流行。

創意這件事永遠優先於品牌!

這個衝擊在 Tim 到台北上大學之後,更強烈了,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理所當然。「一直以為台北人比較會穿,結果並不是,我很驚訝同學們怎麼那麼『純樸』,其實我唸的輔仁大學外語學院算是比較fancy了。」Tim 認為打扮是一件很生活的事,但同學們的生活只有學校、家裡,不包括「穿衣服」這件事。補充說明,大學開學第一天,Tim 穿的是整身比利時設計師W&LT,勃肯鞋配白襪。

「很多人會覺得打扮是有錢人、生活過得好的人在做的事,直到現在都還存在如此觀念,其實不需要很貴的單品,有基本概念,至少可以穿的乾淨,乾淨就好看。」這也是讓 Tim在 25歲時決定與 Akko 創立 plain-me 的原因,「2005 年的台灣服裝,只有很貴的名牌、要不就是很街頭,沒有中間值,我認為搭配該是凌駕在有沒有錢之上。」這是真的,錢可以買到流行,但風格必須自己掌握,所謂的風格等於你可以穿着晚裝去麥當勞、穿着高跟鞋踢足球。它象徵個性、自信和魅力。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Tim 大學開學第一天,穿了整身比利時品牌 W&LT,下課後還跑去小雅的 Bobbie Brown 學化妝(左上),「回頭看當時的自己,覺得真是很時髦。」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既然說到了plain-me,就要將時間拉回到 Tim 就讀輔仁大學時期,這也是他與Akko 認識的起點。⟪ KEEDAN ⟫ 之前訪問過 Akko,他是這麼說的。

Akko
圖書館有《MEN’S NON-NO》可以看,但 Akko 每次要租總是被另個輔大日文系的同學搶先留下深刻印象,直到當兵完出社會工作正巧發現同事的朋友就是這位同學,就這樣 Akko 與 Tim 的相遇,也種下了日後攜手合作的種子。

Tim
我記得圖書館,但根本不知道 Akko是誰,在校園裡有看過他,但我不喜歡整個理工科的人,因為他們很愛把妹,每天 12 點打鐘,他們就會等在門口,Akko 是理工科唯一我看的順眼的人,因為他穿的長褲比較短(笑)。

畢業後我到agnes b工作,才漸漸跟 Akko 變熟,2005年,Akko 問我要不要一起創業,我心想我才 25 歲,即便失敗,也沒什麼損失,而且一路從 agnes b、Bobbi Brown,我有自信跟所有我認定的人都可以相處得很好。這麼多年過去,我跟 Akko 生命裡過客來來去去,但我跟他始終都在。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Tim 超推薦這雙 Marni,好穿好走。

Tim's Favorite Designers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Martin Margiela 的創意概念對我而言是種洗禮,雖然他做的衣服很多根本不能穿,誰能想到源自日本的 Tabi Boots,因為 Margiela 的關係,走上了伸展台,那可是 1989 年,還有 Margiela 從 1994 年首度推出的愛滋 T,我每一年都有買。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20歲之後就很喜歡川久保玲,我還記得 Joyce Boutique 的定價很高,買不下手。川久保玲讓我知道衣服的解構跟輪廓會影響一個人的風格這麼多,我跟日本設計師們學到了剪裁與不對稱的重要,特別是文化服裝學院那一派,天啊,給我的衝擊比西門町還大。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Dries Van Noten

Dries Van Noten 是我過 30 歲之後才懂得穿著的設計師,只要價格 ok 我都會買,Dries Van Noten 的風格很優雅,每次只要我一穿,絕對會受到讚美,原因在於 Dries Van Noten 即便是男裝,剪裁材質也很陰柔,有一種中性美。這也是歐洲設計師教會我的,個人風格永遠凌駕於品牌。

搭配該是凌駕在有沒有錢之上,所有東西都叫不出品牌,但都很有味道,那才叫品味。

Tim 上台北受到的另一個衝擊是人生第一次到了西門町,第一個感受是「好熱」,完全可以理解,畢竟,Tim 都是逛有冷氣的百貨公司,「我對廁所印象深刻,西門新宿跟萬年的廁所很恐怖,當時麥當勞的廁所還是鎖起來的。」Tim 說:「美國街真的讓我很震撼,跟以往我熟悉的中興百貨、遠企完全不一樣,我記得那是1997、98年,正是台灣品牌逐漸開始萌芽的階段,西門町非常熱鬧,從這些品牌我也瞭解自己真正適合、喜歡什麼風格。」

達新美是 Tim 最常光顧的西門町店家,「百貨公司賣的都很貴,達新美則是每天都可以穿,我很喜歡他們家淺色系、拼布的衣服,更在達新美認識了表弟、老國、阿輝,每次去都是在聊天,聊很多生活,那是一種很自然的交流,但最後我一定會買東西,因為我會想從每一次的交流帶走什麼,做為紀念。」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你不用花大錢,有基本概念,就可以穿得乾淨 乾淨就好看!

plain-me 今年是第 16 年,我問 Tim 在這將近20年來,觀察到了什麼樣的改變?他思考了下,「無論是為了得到年輕人的關注,亦或者是為了話題性,高端時尚與街頭潮流彼此靠攏,壁壘不再分明,整個和在一起。」我問:「這是好事嗎?」Tim 說:「沒有好不好,這是必然的,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更有風格、生活態度,去展現自己的樣子,關注的是永續、綠手指。加上現在大家得到資訊很方便,上網看就好,再者,20、30、40 歲原本關注的東西就會不同,品牌跟媒體都得想清楚,內容做給誰看。」

「20 歲是最重視外表的年紀,30歲是最徬徨的時候,有很多的誘惑,30 歲到 40 歲之間是拼搏的年紀,大部分人都認為我要專心賺錢,沒有心顧及到所謂的穿衣打扮,其實這個時候最適合找出自己風格。你不用花大錢,只要有基本概念就可以穿得乾淨,乾淨就好看,不要以為打扮就得花大錢,那都是藉口,不然等你有錢,沒地方穿、也就俗了。」

起點二十, plain-me, Martin Margiela, COMME des GARÇONS - $media_alt

最後,⟪ KEEDAN ⟫ 祝福 Tim & Josh,新婚快樂、永遠幸福!

Produce _ Sam Deng
Photo _ Lisihte
Concept _ Sofia Shen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