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多重宇宙裡會迷航,助攻的人仍能是最有價值的 MVP」/ 血肉果汁機金獎製作人 Matt 特別對談

身兼吉他手及 BroTime Studio 主理人,Matt(許主携)自美國 MI 求學回國後,因緣際會下踏入製作人之路,想要能協助樂團好好孵化作品。他熱愛金屬樂及搖滾樂,將國外獲得的專業知識帶回來應用。包括一手製作粗大Band 新專輯《難道我是一隻怪獸》,在專輯中加入不同的氛圍和快慢不同的歌曲,一改粗大band的龐克曲風定位;同時也找來傷心欲絕的官靖剛,海豚刑警的伍悅和 OBSESS 的魏小等音樂人參與專輯 Matt 表示:「就像血肉果汁機與 ØZI 的合作,音樂碰撞也很重要,剛好遇到有人一起嘗試新的東西,就抱著實驗精神試試看。」

體會專輯豐富度的重要,除了原有的 band sound,粗大Band《難道我是一隻怪獸》以合成器和 beat 作出了更摩登的風格,製作人 Matt 有自信的表示這是一部很有質感的作品。而 Matt 和粗大 Band 會認識其實是 Matt 主動出擊,身為少數逆向找樂團的製作人,有次在音樂祭 line up 上看到這個奇怪的團名,回頭一聽覺得很不錯,便聯絡了樂團。剛回國時 Bro Time Studio 沒什麼名氣,他花很多時間把每個樂團的音樂都聽過,抱著認識朋友的心態聯繫喜歡的樂團,直到現在他還是會主動出擊。「知名的樂團已經很成熟了,我反而更喜歡花心思在這些新興樂團上,跟著樂團一起成長。也許數年後,他們都會成為人氣樂團。」Bro Time Studio 不挑團,Matt 想孵育自己欣賞的作品,不因為知名度提高就不再和新生代合作,透過這個場域,期望接觸到更多不同的創作者。

Matt 說錄音過程其實漫長枯燥,只有同是工作狂的音樂人可以共同領略,最久的錄音紀錄可以達到一個禮拜足不出戶。唯一有趣的可能是工作室臨近夜市,到這裡的人可以逛夜市吃飯,有時錄到早上就下樓吃早餐。「吃完繼續再戰下一首!不讓他們睡!」Matt 說製作人先要為自己的角色進行定位,以往有些人覺得製作人只是協助完成音樂,但事實上製作人要做的事非常廣,有時候還要成為團員間的諮商師,在團體裡居中協調。但最重要的還是關鍵的兩個字:「盤撋」 (puânn-nuá,台語培養感情之意)。

「這是心靈交流,也是培養信任感。有些人第一次來,帶著他們的寶貝作品讓大家檢視,要能讓他們了解你如何協助他。到最後來這裡錄製的人,絕大部分都變得像朋友!」Bro Time Studio 經紀人 Joyce 補充:「在討論音樂時,不想要隔一層肚皮。製作人要能了解樂團的個性、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抽什麼菸、可以講什麼幹話。要聊到彼此信任、才能打開心房來表達想法。」

Matt 目前擁有 15 把 Ibanez 吉他,可算是 Ibanez 狂粉他這次也分享了關於自己吉他的故事。「我也曾使用過不同廠牌的琴,沒有特別偏好,2014 年在 YouTube 上面看到有人彈奏 Ibanez 剛推出的新型號 RGD2127z,造型看起來像蝙蝠車,買來便一試成主顧。」愛上 Ibanez 後 Matt 開始尋找過去的經典型號,多半從美國帶回的琴中,曾經有一把從歐洲寄到美國,擔心濕度會影響吉他的變化還不能立刻開箱,而他心中還在尋覓一把由 Korn 代言的深紫色 K7,更希望讀者若在哪裡看見這把吉他,可以聯繫他。「我連它要換的拾音器都先買好了!」其中約 1973 年生產的吉他,是 Ibanez 初期擅自更改 Les Paul 的吉他設計而成的,也被稱為「pre-lawsuit Ibanez guitar(被告之前)」,雖然線路都已經生鏽無法發聲,但因為歷史特殊,被 Matt 收藏起來。Matt 認為 Ibanez 的 RGD 設計上琴頸較長,搖座也不太一樣,在音準穩定上有很大提升,是他熱愛該廠牌的原因所在。「對吉他手來說最重要的是,吉他要適合自己。Matt 喜愛 Ibanez 的心也讓血肉果汁機另一位吉他手 Zero 愛上這個品牌,這兩位血肉果汁機的吉他手現在也同為 Ibanez 的吉他代言人。

得到金曲獎最佳樂團的肯定,血肉果汁機,繼《深海童話》後《GOLDEN太子BRO》專輯特別找來 Matt 擔任製作人,想要做出更明確的市場轉型、打破風格成見,在金屬中加入了嘻哈和電音,初衷是想要觸及不同的人甚至走向海外市場。設計上則希望藉由這張專輯建立出「gateway band」的不同形象。「我們想做一張對於重金屬音樂不熟悉也可以接受的專輯,聽過後若喜歡其中的歌曲,更可能願意再挖掘重一點的音樂,聽見其他豐富具美感的重金屬音樂,也橫向拓展聆聽族群,這幾年大家慢慢可以接受多元的音樂,好像也正好搭上時代潮流。」歌曲中使用的鑼鼓、嗩吶等民俗宗教樂器由三牲獻藝的小豪老師及前暴君的吉他手祈安協助。「不論加入嘻哈或傳統樂器,都會影響專輯走向。《GOLDEN太子BRO》的嘻哈 beat 由團員金毛創作,製作人不需要什麼都會,但要能擁有這樣的視野,看到眼前的東西需要什麼,並找到誰來駕馭。」

語言對於 Matt 來說倒不影響製作面。血肉果汁機希望歌曲簡單直觀,可以勵志但也有很多幹話,更貼近一般大眾的生活。例如〈我是一隻瘋狗,爽喔!〉就採正面直球對決的情感抒發,打中人心。「語言不同不會是阻力,只要能呈現氣勢或情緒,剩下的就交由主唱 GIGO 決定歌詞走向。前一陣子覺得有很多音樂總寫著憂鬱迷茫,但我們只想說出內心的熱血衝勁,即使被網友視為邪惡的化身,也讓大家得以紓壓。」Matt 從沒想過可以陪同血肉果汁機在台灣音樂中展開不一樣的風景。「33 年來金曲獎可以除了閃靈外有金屬音樂拿到最佳樂團獎,閃靈已是經典的重金屬場景,能夠讓這個曲風得到更多人的認識及肯定,也讓我們覺得好像作出了個很酷的東西。」

工作室以外的行程就是血肉果汁機的演出,BroTime 工作室經紀人 Joyce 玩笑說製作人的工作要長時間坐著,演出上台表演就當是運動。Matt 和 Joyce(身兼太太及 Bro Time 工作室經紀人)兩人皆畢業於音樂家學院(Musicians Institute),他們坦言或許是同樣在音樂產業求學和工作,能夠彼此理解才得以在生活與家庭間盡可能保持平衡。 未來 Bro Time Studio 想要有自己信任的團隊,在獨立音樂圈整隊協作,做個可以帶您探索銀河中最美蹊徑的領航員,即使多重宇宙裡總還是會迷航,但助攻的人,仍能是最有價值的 MVP。

Bro Time Studio 音樂工作室 Fan Pag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