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搜査線 / Supreme 的這款相片 Tee 爭議何在

端看您對藝術兩字的見解

9 月 18 日紐約街頭勁旅 Supreme 公佈了一款已於 21 日發表,23 日將於日本進行販售的連帽相片 Tee。圖片中的基督泛著紅黃好似迷幻的光芒,營造一股難以形容,讓人不禁細看的氣氛,然而看到這幅作品的虎編卻是心頭一震,不禁佩服 Supreme 再次強心臟的出手。究竟是什麼原因讓這幅作品充滿著爭議,且看本回起點搜查線為您道分明。

藝術到底是什麼?什麼樣的作品才能被冠上藝術之名?至今仍有著多元的討論,然而 1950 年出身於紐約基督教家庭的攝影師安德里斯·塞拉諾(Andres Serrano),卻用了最極端的方式貫徹心中對於藝術的見解,挑戰敏感議題,以及所有人對於藝術媒材的既定印象及接受度。年輕的 Andres 在義大利社區成長,曾進入布魯克林美術學校學習繪畫和雕塑,也曾染上毒癮度過離經叛道的歲月,這些所謂社會底層熔爐般的生活,讓他見識到藏於大蘋果裡真實殘酷的一面,卻也成為其創作的養分。1983 年正式以攝影師出道前,曾是廣告公司擔任助理藝術指導,1987 年 Andres 發想一種讓攝影作品也可呈現如繪畫般的拍攝手法,並且抱持著「讓人深深記住自己的作品,並對人與社會發揮影響力」的創作初衷,這幅高約 51 至 76 公分的創作,獲得美國國家藝術基金會(National Endowment for the Art)15000 美元的贊助,卻在 1989 年的展出受到參議員 Jesse Helms、Alfonse D’Amato,輿論、宗教保守份子的抨擊與死亡威脅,認為 Andres 是個褻瀆宗教的異教徒,這幅作品也在展覽時遭受攻擊,迫使 Andres 將 15000 美元贊助退回,在當時引起相當大的爭議。

如果現在告訴您這幅作品叫《Piss Christ》(中譯:尿溺基督),作品是將耶穌十字像放進尿液混合的液體中進行拍攝,而可能購買 Supreme 商品的您即將穿在身上,這時會有什麼感覺?

人類對於脫離自己的東西,或多或少,會有種既定俗成覺得骯髒的心理構成,體液、尿液、血甚至是排泄物,可能光看這幾個字詞就會有直接不適的聯想,但對於 Andres 而言,這些物質反而是人類器官的必需品,何有骯髒之名,在 Andres 心中,這些必需品正是直接聯繫自己與信仰間的渠道,當信仰是堅定的,又何須拘泥創作該有的形式,這樣的思維吸引崇尚藝術自由的一派推崇,1987 至 1990 年擴大製作的《Immersions》(中譯:浸入系列),進一步將雕塑品浸入可能參著精液、血、牛血、經血、尿液、牛奶與母乳的液體,諷刺了宗教將人神格化,卻壓抑了人自然的天性,《Piss Christ》作品在 1999 年以 27 萬 7,000 美元的售價賣出,並被《時代》周刊選為「人類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 100 張照片」第 22 位,這些各種層面的攻擊反而成為免費的廣告,讓 Andres 聞名全球。當我們將不適的聯想抽離,不覺得這些作品在一種詭譎之中流露的美感,其實滿迷人的嗎。

在支持 Andres Serrano 的聲浪中,由以美國殿堂級鞭金樂團 Metallica( 金屬製品樂團 ) 的動作最甚,1996 年《LOAD》專輯使用 Andres 《Blood and Semen III》(中譯:血液與精液三號)這將精液與牛血混合,夾在兩片透明玻璃之間,同時被 Supreme 於本回聯乘使用的作品,1997 年《RELOAD》專輯則使用了《Piss and Blood》(中譯:尿液與血液)作品,成為 90 年代保守主義與自由主義引發的文化大戰中,一個亮眼的註腳。

Andres Serrano 另一個最讓人為之討論的系列作品,莫過於 2008 年的《Shit》系列。如同美國紀錄片大師 Michael Moore 的文章《 5 Reasons why Trump will win》中所述:「frankly,  life is already a shit show」,Andres 在帶有迷幻感的背景襯托下,用特寫紀錄了各式的糞便,並將各式糞便意象化,當你能撐過那陣不適,甚至忽略這些字面導引的意思與指向的不潔之物,這個過程正暗喻著我們如何跳脫當今社會下的多重宰制,也暗諷了某些藝術的操縱者,營造出什麼才是有價值的假象,這種感覺正如啟蒙 Andres Serrano 的實驗藝術先驅 – 馬賽爾·杜尚(Marcel Duchamp)1917 年創作的「現成物系列作品《Fountain》(噴泉),杜尚用陶瓷小便斗寫上「R. Mutt 1917」的落款,挑釁了於欲在紐約舉辦展覽的獨立藝術家協會,這款作品最後雖無法展出,卻激起後續對於藝術議題的廣泛討論。杜尚在後期透露自己是《Fountain》的創作者時曾說:「藝術只是海市蜃樓般的幻覺。」當我們自己跳脫出這個幻覺,或者自行去建構藝術,任何物品在賦予意義後都有進入藝術層次的機會,更何況是被視為污穢的排泄物,杜尚對於 Andres 的啟發,就是任何事物都可成為藝術

Andres Serrano 的作品至今有多達 26 個系列,這當中有寫實、有抽象、有充滿不適、有充滿不安,但也有對於社會真實的關懷,也有點出社會直接的問題所在,他開啟了抽象藝術的另一扇大門,縱使挑戰體制充滿爭議,這樣反骨的性格,不也和 Supreme 的個性不謀而合。這個合作可預期獲得廣大的效應,然而最後還是要提醒,著用此款作品出入宗教信仰較為保守的地區,還是要小心為上。起點搜查線我們下回見。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