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帶路 / 這次作品沒碎!神秘街頭藝術家 Banksy 台北開展

若是塗鴉能改變什麼,那肯定是不合法

記得第一次完整看到神秘街頭藝術家 Banksy 的作品展,是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 Moco( Modren Conteporary Museum Amsterdam )美術館,還扛了一本作品集 Laugh Now 回來。在這本作品集的一開始這麼寫著:「一般的街頭藝術家通常創作生命只到大約 25 歲,原因很簡單,他們得工作餬口,但Banksy 決定靠此維生。因為他在街頭的創作是備受期待的,人們會不惜冒險將他在街頭的作品想辦法拆下,然後拿到拍賣市場這引發所謂的 Banksy 效應。」這讓 Banksy 的作品從 outdoo r轉移到了 indoor。負責策劃此次 Banksy 台北首展「班克斯:叛逆有理」,PHILLIPS X 策展人這麼介紹 Banksy:「他的作品擁有非常健全的拍賣市場,收藏家來自世界各地。」這讓我想起在 Netflex 看的一部名為 Saving Bansky的紀錄片。

Saving Bansky 圍繞著一個主題「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owned a million dollar painting that the artist doesn’t want sold?  」2010 年 Banksy 在舊金山留下了數幅作品,但並不被舊金山市府接受,還下令若是被Banksy留下作品的屋主不移除,就會被罰款。舊金山當地一位藏家想方設法只為保留 Banksy 最經典的符號之一~一隻老鼠,最後他花了 4 萬美元,卻找不到一間美術館願意收藏。所謂街頭藝術就這很很諷刺,無數藝術商人成倍轉售、收藏家願意花上大把鈔票只為收藏,但所謂的美術館卻不一定認可。

Banksy曾被選為最有影響力的100人之一,不願曝光的他,給了⟪時代雜誌⟫一張頭戴紙袋的照片。

Banksy 從 1990 年代開始活躍街頭,但從未曝過光,他曾這麼說:「我不懂為什麼人們熱衷於把自己的一切細節曝光於公眾,他們忘記了隱形是種超能力。」關於他的傳說與身分猜測很多,例如傳奇樂團 Massive Attac k的成員 Robert Del Naja 等,先不管 Banksy 真身是誰,他的作品通常會讓人不由自主地「想很多」。
例如
2018Banksy 在英國 Port Talbot 一座車庫留下一幅 Season’s Greetings 的創作,一位張開雙臂迎接下雪的小孩,其實落下的是灰燼,這源自於一位鎮民給 Banksy 的留言:「你可以為 Port Talbot 做些什麼嗎?這裡的煉鋼廠每天排放廢氣,我們受夠了。」Banksy 最具代表性的幾個識別符號,很噁心、很髒的老鼠,但不管牠們多讓人討厭,但我們從老鼠身上學到如何「活下去」,因為不管人類再怎麼撲殺,老鼠永遠都能存活,是吧。

這就是Banksy作品為什麼總是會讓人想很多的原因,對於社會、對於資本主義等的反動,曾把一隻填充老鼠 Banksus Militus Ratus 放到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留下「 Our Time will come 」字樣。也曾挑戰王室,對於立下 Anit-gay Laws 的維多利亞女王,Banksy 創作了 Queen Vic ,將女王變成女同性戀,形同抗議。

好啦,回歸正題。正在台北 Bellavita 舉辦的「班克斯:叛逆有理」展覽,舉辦地點的確有些違和,PHILLIPS X 從歐洲收藏家商借 25 幅包括 Banksy 各個時期、媒材的作品,老鼠、警察、小孩等識別標誌都能看到。包括 Smiling Copper Laugh Now Because I’m Worthless ,還有在2018年自行設計機關攪碎的 Girls with Balloon ,Banksy 本人如此留言:「The urge to destroy is also a creative urge(破壞的衝動也是一種創造性的衝動)。」或許作品數量不多,不過,卻是本地讀者第一次能在台北看到 Banksy 作品的好機會。記住 Banksy 說的:「若是塗鴉能改變什麼,那肯定是不合法。」

班克斯:叛逆有理 展覽
日期:2019/3/16~3/24
地點:台北Bellavita B1 藝文空間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