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讓我們用 LOVE 和平化解病毒 HATE」專訪塗鴉藝術家大腸王

不論你是為了最新發售的球鞋、或是想為週末的約會置裝,因而走進台北東區商圈,與此同時你也踏進了台灣塗鴉藝術家大腸王的露天個人作品展,可能是在變電箱、工地鐵皮或是巷弄中,很容易就能發現有著一雙圓滾滾眼睛的大腸王寶寶蹤影。關於街頭塗鴉,支持與反對各有擁護者,但不可否認,大腸王不受羈絆的線條,以及療癒的角色,讓經過的人不自覺想拿起手機拍下他,大腸王拉近藝術與人們的距離,讓更多人開始接觸塗鴉文化。

用 LOVE 與和平化解病毒

七月,在台灣疫情最不樂觀的時候,塗鴉藝術家大腸王在日本服飾品牌 niko and .. 東區旗艦店的展覽拉開序幕,一方面開心作品能與大家見面,一方面無奈的說「這個合作已經等了兩年,2019 年結束在日本表參道的展覽,就收到 niko and … 的邀約,卻遇上疫情,延緩到了現在。」不過卻也給了大腸王創作靈感,以時事為主題並紀錄這難得的時刻,「把病毒比喻為 HATE,希望用 LOVE 化解病毒,而錄音帶是因為我喜歡音樂,透過音樂能感染愛的氛圍,愛跟希望一定比病毒蔓延的更快。」大腸王用一慣的幽默感來面對病毒的威脅。

在 niko and … 店門口的兩幅刻意設計的塗鴉創作,也意外引來一些聲音,曾經聽到不知情的路人說,「現在疫情這麼嚴重,不待在家還到街上塗鴉,塗到店門口,會不會被告啊。」反應也讓大腸王哭笑不得。

 

模仿是必經過程,但請務必走出自己風格

很難歸類大腸王的作品屬於哪一個流派,因為他在塗鴉世界中找到自己的風格,大腸王拿了最近關注的選秀節目《大嘻哈時代》比喻,與塗鴉同樣發源於美國街頭的嘻哈,「雖然來自美國,但先天生長背景就不同,沒有那樣的文化脈絡,也沒必要原汁原味的複製,但除了模仿,適度的調整,加入屬於自己的元素轉換成新的風格,而不是一昧把美國的那套搬來台灣,你必須讓它萌芽,長出新的風格。」在意風格原創性的大腸王,特別提到在節目中欣賞 PiNkChAiN紅粉鍊人的表現,「沒有人這樣做過,非常具有實驗心態,很期待未來他帶來的化學變化。」

街頭就是大腸王的實驗場,從美國回到台灣後,大腸王嘗試各種畫風轉換,2015 年在街頭誕生的大腸王寶寶引起了大家的注目,被問到最多的問題是「塗鴉的地方都是特別挑過還是隨機創作?」去過許多國家留下塗鴉足跡的大腸王說「每次把作品拍照上傳到社群時,背後不同的街道風景,能讓人一眼認出這是哪個國家。所以我盡量在可以代表台灣特色的地方創作,藉此也能讓外國人認識台灣。」

兼容並蓄的街頭文化,風格界線越來越模糊

長期在台灣街頭創作,想知道身為「街頭觀察家」的大腸王,覺得這幾年走在街頭的年輕人們有什麼變化?「有許多風格同時混合並存在這個街頭上,以前街頭就是街頭、文青就是文青,現在能看到許多風格的混搭,加上《中國有嘻哈》、《大嘻哈時代》節目的影響,勢必會影響年輕族群。」

大部分的人覺得塗鴉是一種破壞,但台北已經夠無聊了,
多了一點塗鴉,反倒讓城市更有生命力。

大腸王

隨即創作隨即發表,拉近藝術與人的距離

如果在 instagram 上搜尋大腸王,除了藝術家本人的帳號外,還會找到幾個把大腸王塗鴉當作集點遊戲的「腸寶帳號」,意外的還不少。大腸王認為社群對於當代藝術家來說是不可或缺,「古代的藝術家可以埋頭苦畫,不需要理會他人的評論,現在有了社群後實在太方便了,作品畫完就能迅速上傳沒有什麼不好的,不過同時也會帶來更多指教的聲音。」

大腸王的作品,除了在街頭巷弄裡,打開社群也能看到,這樣的方式不僅拉近藝術與人的距離,不侷限於語言,創作成為大腸王發聲的管道,每次的時事新聞總能成為大腸王的靈感,隨即創作隨即發表,並透過社群讓大家得以看到最新的作品。

今年暑假,大腸王與來自香港的港式飲茶餐廳 共楽 Gung Lok 合作,並攜手大阪藝術家IBU 三方共同慶祝共楽 Gung Lok 5 周年。善於將兩個毫無邏輯的事件湊和再一起的共楽老闆 KEN,看到先前大腸王與燒賣便當店崎陽軒推出聯名的葫蘆瓷娃娃,於是讓他聯想到香港的經典魚肉燒賣與大腸王寶寶同樣是黃色,因此有了這次的合作。

正在安慰陳時中部長的大腸王寶寶。

很高興儘管在這波疫情帶來的民心不安下,大腸王堅持琢磨自己的創作,將疫情累積的負面能量化為幽默,與 niko and … 帶來治癒人心的作品。
speical thx 共楽 Gung Lok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