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我想突破大家對我的觀點,把問號變成驚嘆號!」走進 GEmma 吳映潔的《GX》女力視野

印象中是去年海外首次的 VIVI night,除了諸多超人氣的《ViVi》模特兒共演外,一位跳脫現場粉色氣息,穿著綠色華服的亮眼身影,雖然戲稱自己是「螢光棒少女」,那落落大方的自信搭配著精彩的演出,至今仍讓人印象深刻。隨著七月收到加盟 avex 的邀請,從線上音樂祭「a-nation online 2020」、專輯試聽會、記者會、簽唱會一路看下來,終於有機會和其面對面。

這天在肉桂捲與西西里咖啡陪伴下,記得問 GEmma 接下來有什麼想完成的嘗試或目標,卻得到了一個意外的:「沒有」。這個回答興起我往下問的興趣,GEmma 的回應也讓人印象深刻:「我的人生很幸運,什麼國家都去了你能夠想像的我都做了,連高空彈跳都在 30 歲前完成,因此接下來的沒有代表順著時間安排沒有設限,也想突破大家印象中的我。」如此超齡的回答帶給我不小的震撼,可以確定的是眼前這位不再是那印象傻白甜的鬼鬼,而是如原石般經琢磨散發迷人光彩,正在引領下一世代潮流的時尚么怪 GEmma 吳映潔。

2020 是一個轉變的年代,也是吳映潔出道 15 年來的一個新起點,象徵著新世代的女子力與自身的蛻變,首張個人專輯《GX》截至目前正帶來不斷攀升的高人氣。除了耳熟能詳的〈啦咪啦咪 (Love Me Love Me)〉與〈Knock Knock Knock〉,象徵 GEmma「女力」外放的〈GO〉與女力內心私語的〈一個人跳舞〉,彷如年輕縮影的〈雷妮遊戲〉與告訴姐妹們要適時硬起來的〈你要不要先回家〉,《GX》可說是 GEmma 出道 15 年來內心成長與女力覺醒的集大成。問到專輯推出至今收到最驚喜的回饋,GEmma 提到了專輯最早錄的作品〈我是你的誰〉表示:「〈我是你的誰〉因為是最早錄,或許不是這麼完美,很意外的許多朋友都很喜歡這首歌,還被建議一定要拍 MV,算是目前專輯推出後的驚喜之一。」而化身虛擬女友與美麗本人合作的〈你要不要先回家〉,一度讓 GEmma 演不下去因為對戲過程實在太好笑,一句「Baby 東看西看再看就把你眼睛給挖出來」也成為《GX》專輯中吳映潔最具印象的歌詞。

因把全球知名的〈PPAP〉改成〈PPAP-2020-〉防疫洗手舞舞曲,PIKO 太郎這首洗腦神曲就如同星野源今年的創作歌曲〈在家跳舞吧(うちで踊ろう)〉,讓許多藝人都熱烈響應,其中 GEmma 吳映潔特地換上豹紋睡衣讓 PIKO 太郎印象深刻,在唱片公司應 GEmma 首張專輯《GX》籌備下發出邀請,PIKO 太郎二話不說答應為她獻出首次海外合唱〈Gugoo Game〉,讓原本只是一句「好想跟他合作」的玩笑話成真,也讓 GEmma 又驚又喜。曾經還在舞台劇《莎姆雷特》排戲之餘帶著同台演員們一起跳,GEmma 特別表示:「如果要推薦一首歌曲讓海外樂迷認識我,當然是〈Gugoo Game〉啊,不僅旋律跟舞步好記,還是全球知名的 PIKO 太郎加持誒到現在還是像做夢一樣。」

在這張女子力大爆發的《GX》中,製作團隊可以說費盡心思,廣邀時尚攝影師周墨、金曲級專輯設計師楊士慶聯手,造型部分請到首位站上巴黎男裝時裝週舞台的台灣設計 Angus Chiang 江奕勳、H&M 首位聯名華人設計師A ngel Chen 陳安琪,以及曾登上義大利版 Vouge 的新銳設計師 Ray Chu 朱柏諺共同打造 GEmma 的「時尚么怪」型格;周邊商品部份更找來兩位跨界藝術家,虛擬角色設計師涂皓欽與擅長 3D 擬真人物的新銳設計師黃海恩操刀,讓這張《GX》宛如一本國際時尚雜誌般繽紛、亮眼且精彩絕倫。

與楊士慶算是第二次合作,而謝乾乾可說是 GEmma 自韓國回來後的御用導演,聊到謝乾乾 GEmma 一時話匣子停不下來,說著兩人雖然是好朋友卻默契很爛,只要經紀人沒有居中彼此就像雞同鴨講般難合拍,但他就是知道 GEmma 最美的一面在哪裡,把影像拍出專屬吳映潔的風格。「這次謝乾乾說很討厭做我的 MV 因為他很討厭粉紅色,而我這次每支 MV 幾乎粉紅色,可以說是逼著他拍出來(笑)」。GEmma 進一步分享一個沒跟大家說得小花絮:「記得當時是拍完〈GO〉接著拍〈一個人跳舞〉,大家還沈浸在第一支 MV 動畫完成很帥的那個情境中,髮型師發現私底下他很滿意自己的作品,但在我面前卻裝作沒什麼,就連拍攝前我提可以找姚國禎合作他好像有意見,但到片場卻發現他已經邀請好國禎,國禎還說乾乾說一定要挺阿鬼,這種心境到底叫什麼呢…」「我想是傲嬌吧」我不加思索的回答。「對!就是傲嬌」這段回憶也突顯著 GEmma 團隊彼此扶持的革命情誼,才能讓我們看到《GX》專輯完美極致的呈現。

《GX》專輯反映了 GEmma 腦中各種天馬行空想法,也呈現 GEmma 在音樂風格、時尚潮流、視覺觀點與藝術上喜好。「有些人拿到實體會覺得他不像一張專輯,對我來說他比較像是個藝術專輯文件,也是我的名片,我很希望明年這張專輯不是入圍什麼女歌手或作詞作曲,而是裝幀設計與 MV 導演,因為大家真的用盡心力在包裝、視覺上,希望這些工作夥伴可以帶我一起走紅毯。」對此 GEmma 拿出紙袋裡的寫真本、貼紙與專輯,把紙袋遞給我說:「丹丹你撕看看,這種紙我們有特別選過其實是撕不破的喔。」看似牛皮紙袋的材質,嘗試用點力還真是撕不破,彷彿象徵著不被外力擊潰的鬥智,到貼紙可以自由貼在紙袋與寫真本中且能任意改變位置,就像是海綿般充滿無盡的學習活性;裝幀彩蛋除有新銳插畫家涂皓欽為 GEmma 打造的化身惱惱 GranGran,透過黃海恩的妙手,寫真本中出現的女子面貌,模擬了 GEmma 未來小孩的面貌,我們常說每張專輯都像是自己的孩子,在《GX》更能體會這種竭盡所能付出的用心。

延續《GX》裝幀的精彩,像是與 RAY CHU 合作的限定閃亮耳釘、KlassiC. x GEmma Wu “GX” 聯乘墨鏡、GEmma X plain-me 聯名小包,惱惱 GranGran 貼圖與好幾年生日指定的 ChizUP! 起司蛋糕,皆讓時尚么怪的世界觀變得更加完整。「我從自己喜歡的配件發想,後來尋找價格親切的品牌,除讓大家好入手,這些都是我日常使用的單品,我覺得時尚本身並沒有定義,所以沒有風格、價格的限制,一切端看你自己怎麼想,從自我開啟全新的可能。」平時收藏不少球鞋的 GEmma 也給 Off-White x Nike,尤其 Air Jordan 相當滿意的評價,面對時下有些人在搭配上可能以具識別的球鞋為中心,GEmma 表示每個人適合的東西不同,不見得要高價,整體搭配起來讓人感覺舒服,才是給心儀一方好印象的不二法門喔。

「GEmma 會希望把葛格(小鬼)哪一個特質延續下去呢?」到最後還是提起這個藏在心裡的疑問。「我想是哥哥的好人緣,還有不放棄跟努力。」你可能失去過親人,但可能沒失去過像親人的朋友,小鬼的離開也帶給 GEmma 更珍惜向前的力量,對於哥哥一手成立的品牌 AES(ALIEN EVOLUTION STUDIO),GEmma 還想起過去只要到店裡就像 VIP,想穿什麼只要跟哥哥說一聲就可以,現在回頭看感覺哥哥已經預先鋪好一條好長的路,相信 AES 還是會很好,自己也會持續把哥哥的好分享給大家。

侷限是一種想像,因為什麼而找你往往是因為對方的想像,所以我想突破大家對我的想像。有鑒於現在台灣唱跳歌手跟日本製的壓縮機一樣,GEmma 吳映潔特別以 Jolin 蔡依林為目標,不斷熟悉自己的歌,把最好的表現呈現在喜愛 GEmma 的樂迷面前,繼續朝下一張專輯邁進。

avex taiwan Official Fan Page

鬼鬼 吳映潔 Official Fan Page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