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態度 / 「當看到紐約會想到蝙蝠俠 我希望大家看到芝加哥就會想到 FLYBOY 」Hebru Brantley 特別對談

要說前美國總統歐巴馬、Louis Vuitton 男裝藝術監督 Virgil Abloh 與拿下奧斯卡最佳服裝、原創配樂、美術設計 3 獎項的《黑豹》這三者間的關連,聰明的讀者們應該一眼看出,沒錯就是非裔美國人的身份。從 Malcolm X 到 Martin Luther King,不同膚色帶來文化間的激盪不斷,取而代之的是更多的欣賞與讚美,在藝術的範疇也有一位非裔藝術家,透過筆下帶著飛行墨鏡的小男孩,將街頭藝術帶往拍賣的殿堂,並受到 JAY-Z、LeBron James 等諸多國際巨星、歌手爭相收藏。本回富藝斯私人洽購部門及藝術家代理畫廊 Bloom 聯手策劃,知名藝術家 Hebru Brantley 的線上展售會《SOLUS by Hebru Brantley》,台灣讀者可透過特別打造的 360 度線上 3D 虛擬展廳來欣賞 Hebru Brantley 的經典創作外,編輯部也在難得的機會參與了 Hebru 對於創作的諸多分享,其中一句「我的創作必須要是熟悉或者與我的人生有密切關連」,這才得知原來 Hebru Brantley 的創作並非全是天馬行空,而是蘊含著相當具玩味的人生底蘊。

1981 年出生於美國芝加哥,在克拉克.亞特蘭大大學(Clark Atlanta University)取得電影學士,熟悉設計和媒體插畫的 Hebru Brantley 自 1990 年代開始從事街頭塗鴉,並受到 1960、70 年代芝加哥南區的「不良相關藝術家公社」(Commune of Bad Relevant Artists,簡稱 COBRA)、 Keith Haring、Jean-Michel Basquiat 的影響,結合非裔美國人歷史、嘻哈文化、動漫等元素,透過多元的媒材呈現顛覆傳統「英雄」的概念,最具識別性的就是帶著飛行墨鏡的 Fly Boy 與 Lil MaMa,不到十年期間,這兩位幻想朋友也確實成為了國際許多人眼中的英雄。

初見 Flyboy 其實很容易與松本大洋筆下的《惡童當街》做連結,故事裡的「寶町」面臨著劇烈的都市變更,財團、黑道、暴力與醜陋充斥,小黑與小白則挺身對抗著這些外來勢力,想想似乎與 Hebru Brantley 成長的芝加哥有一點相似。後從小著迷於《X戰警》、《太空超人》與《忍者龜》等動漫,閱讀美國報紙週日的《Peanuts》Snoopy 連載是最快樂的時光,Hebru 表示 Flyboy 建構的繆思源自於對動漫的喜愛,想要創作出一個可以用在不同作品,且具識別度的角色,「你知道嗎就像講到村上隆想到微笑小花,KAWS 有 XX 而 Jean-Michel Basquiat 是王冠,如果我能用同樣的方式影響別人,那就太好了。」想起二次大戰期間立功的非裔美籍塔斯克基飛行員(Tuskegee Airmen),雖然他們在美軍內外都遭遇了種族歧視,但他們仍堅持訓練,並以優秀的成績畢業,克服了種族問題成為英雄,檢視這段歷史對飛官致上敬意而生的 Fly Boy 原先只是為了展覽的一次性創作,但推出之後大受歡迎,因此 Hebru 決定持續運用這個經典角色,並在後來推出了女子角色 Lil MaMa。「Fly Boy 與 Lil MaMa 就好似陰陽的存在。」Hebru 表示創作 Lil MaMa 的靈感來自從小玩在一起的女孩類型,他們聰明、堅毅,但內心有著對事物的關懷,與 Fly Boy 有著互補的兼容感,老實說,真的很《惡童當街》。

檢視 Hebru Brantley 帶來的精彩合作,如 Jordan Brand 迎來 30 周年合作的 Melo M11 與 32 South State 店內的 Michael Jordan 大型塗鴉,A BATHING APE​®、Billionaire Boys Club 與 adidas 等諸多品牌,甚至榮獲三座葛萊美獎 Chance The Rapper MV〈Angels〉,皆能看到 Hebru Brantley。「我所選擇的合作品牌必須與我有相當程度的連結。」Hebru 表示從小支持芝加哥公牛,穿著 Nike 看著 Michael Jordan 長大,喜歡 Drake、Kendrick Lamar 與 Lil Baby 等嘻哈音樂,也因 Pharrell Williams 與 The Notorious B.I.G 的著用認同了 A BATHING APE​®;在 Hebru 的 Instagram 可以看到一張紀念已故蒙面饒舌英雄 MF Doom 的照片,聊到此處 Hebru 特別分享約五年前創作過以 MF Doom 為題的作品,除親眼看過幾次現場演出,Domm 更像是位黑人超級英雄,自然在他的創作脈絡帶來相當程度的影響。

「SOLUS」這個單字意味著孤獨和沒有伴侶的,透過《SOLUS by Hebru Brantley》線上展售,Hebru 認為過去這一年多來受到全球疫情影響,許多人有著和朋友及家人社交疏離而導致的孤立感,不論是什麼顏色的人種都感同身受,但身為有色人種或許更是倍感孤單。「在這個世界上,包容與公平並不總是被讚許,我們的聲音似乎沒有被聽到,更進一步感覺被孤立。透過『SOLUS』想闡明的是人類總是可以在最黑暗的時刻找到一絲曙光的韌性,而這韌性也會持續引領我們帶來希望。」

Hebru Brantley 個人最喜愛的五件作品

Hebru 喜愛音樂,他認為藝術創作和音樂創作很類似,許多音樂人用小鳥來比喻自由,而對 Hebru 而言,他喜歡用火箭和飛機來表達自由。Hebru 其實有飛行恐懼,但是因為工作關係他經常旅行,雖然害怕,不過在高空中,他總是感覺到世間上任何不愉快的事物變得很渺小而雲淡風輕。而在夜空中飛行更是一個自由無慮的象征。

這件作品裡的角色,是除了 Fly Boy 以外,常出現在 Herbu 作品裡的人物。在美國歷史上,還有世界的某些角落,有色人種經常遭受到歧視,甚至被輿論視為危險分子,所以畫作中將這個黑人孩童套上安全帽,意味著有色人種並非危險人物,希望大家不要用另類眼光看待。而畫中人物躲在叢林的保護色,也想表示他在躲著獵人。畫裡的黃色框線則是映射了警察在犯案現場拉起的封鎖線。

在 1940 至 1950 年代的美國,黑人奴隸遭受的待遇令人感到痛心,而藉著比喻黑人為太陽花的創作,Hebru 想表現的是不論遭受什麼樣不平等的待遇或評判,都以正面陽光來迎接的態度。不管多麼艱難,不管對方如何討厭你,都用和陽光般燦爛的笑容來回擊。

這幅作品一樣用太陽花來展現有色人種面對不平等待遇和歧視時,仍然正面積極迎接生活的態度。藉由畫中可愛的人物,Hebru 想表示「樂觀正面總是可以擊倒黑暗負面」的正確觀念。

看到這幅時大家都很好奇誰是凱倫,原來在美國社會,會以玩笑般的方式將有種族歧視偏見的白人女性戲稱為「凱倫」,所以在這幅紙本畫作上,Hebru 想要以黑色幽默的方式來表達無緣無故報警刁難黑人孩童的某些白人女性。

看到這您是否對 Hebru Brantley 有了更進一步的認識呢,並非單純的宣洩或者隱含對社會的觀察,透過 Fly Boy 與 Lil MaMa 等作品為美國非裔黑人發聲,不論發生什麼問題,面對什麼困難都會正面迎接。「我常跟大家說我的成功也透過不斷的失敗而來,不要怕失敗與不要怕嘗試很重,這樣下一次遇到相同的狀況你就可以面對的更好。」

Hebru Brantley《SOLUS by Hebru Brantley》線上展售會至 6 月 4 日可至 www.phillips.com/solus 觀賞,喜愛 Hebru 獨到美學的讀者可把握此次機會前往欣賞。

Phillips Official Web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