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搜査線 – 一探遠藤憲昭的創作觀

走過 20 年的 Endo 將以全新的能量延續對服飾的熱情

2017 年是 DEVILOCK 成立的 20 週年,PHANTACi 延續自身十一週年主題《RETURN》,與裏原宿代表人物遠藤憲昭(Endo Noriaki)創立的 Devilock ,展開「DevilCLUB」企劃,除於 PIPE 舉辦了一場別開生面的音樂會,在這虛擬的音樂組織中,熱愛音樂的成員盡情享受樂團練習與運動的磨練,積極面對每日的挑戰,詮釋品牌雙方對於「Never Give Up」精神的共鳴,以及友誼的展現。遠藤先生在面對採訪時語出驚人的表示,由於品牌已在 2011 年宣告終止,過去與 PHANTACi 曾有過小型的合作案,這次受到主理人 Ric 的邀請,剛好在 20 年製造一點回憶,今年過後 Devilock 將正式成為絕響,不會再有相關的發表。

過去受到 Hardcore Punk 樂團 The Misfits 的啟蒙,90 年代初期在海外接受美國文化與日本音樂文化的洗禮,回國後組建 GMF 與 SUPERHYPE 樂團,奠定品牌 Devilock 於音樂圈的根基,1996 年成立的 Devilock 有別於當時的 Street Fashion 品牌,積極的運用「音樂」進行跨界聯乘,甚至成為業界少見,舉辦「DEVILOCK NIGHT」大型音樂祭的品牌,2011 年品牌結束之後,曾在 2012 年於溫哥華開設全新店鋪 “VOLE”、與當時國內特色單位 SENSE ORGAN 主理 Stan 合作的品牌 “ONE”,並與一路提攜的 CLOT 團隊帶來合作,爾後長駐於美國,並在 2014 年至 2016 年展開「THE WILD ONE」美國慢跑橫斷之旅,本回應合作之邀來台,Endo 也在與編輯部的對談中,透露了鮮為人知的創作觀。

現在的生活都是以「運動」為中心

醒來第一件事就是運動的 Endo,有更多一部分熱衷於「慢跑」這個項目。「我發現慢跑不只增進了我的體力,也可以讓我的思緒更加清楚。」也因此 2014 年起,決定了分作四階段環繞美洲的「THE WILD ONE」企劃。之前因大腿拉傷而暫緩的最後一部分,也預計在今年可畫下句點;PHANTACi 本身有個將運動概念囊括在內的 PHANTACLUB 系列,以此系列延伸出「DevilCLUB」企劃,綜合兩單位對音樂性及運動的喜愛,有別於其他音樂相關的合作,DevilCLUB 特別於設計中,加入了虛擬的 Traininglist,因為一個樂團不僅需要音樂技術的提升,更需要有強健的核心支撐演出,也因此規劃了一系列商品,除運用 Devilock 過去各時期的經典識別,甚至與樂器製造商 CADESON 合作,推出三方聯乘的鼓棒,展現對於合作概念的完整詮釋。

對於品牌還是有想呈現的可能

25 歲成立了廣為人知的 Devilock,到位於加拿大溫哥華時期的 VOLE,試著將 CLOT、DIVISION、ELNEST、HUMANMADE、KITSUNE、LUKER by NEIGHBORHOOD、NUMBER(N)INE、ROAR、VOLE、WHIZ 等多樣性的日系品牌導入美洲市場,直至今日,Endo 的心中其實依舊充滿著對品牌的熱忱。「許多朋友與媒體都會問我,為什麼要將 Devilock 結束,我想最簡單的原因是,我喜歡面對未知去進行挑戰,然而 Devilock 可能已經讓我看到一個盡頭,當然我可以持續的運用品牌本身的知名度,但我有著自己的責任與立場,也因此我選擇結束 Devilock,而今年品牌 20 年算是做一點紀念性質的合作,喚起大家對於這品牌的記憶,之後我也不會再以 Devilock 的名義推出商品。」雖然對於許多人而言感到可惜,不過對於年逾 40 的 Endo 而言,以新的品牌呈現這個年紀想穿的商品,成為 Endo 對於未來新的展望。日本有著依自身喜好進行選物性質的 CHOOSE by ENDO 網站、在波特蘭開設了 “Portland the endo” 店舖,與美國的友人品牌 DYNE 合作,強調運動機能的 “DYNEDO” 、突顯個人特質的品牌 “ENDO” ,與今年重新運作的 Palmboy 系列,都將是 Endo 接下來事業的重心。

選擇 Palmboy 繼續運作的原因

1998 年誕生,名叫「PalmBoy」的星形生物,取其可放在手掌上的「Palm」意涵,在遠藤憲昭的構想中,其設計以可以放在手掌上,以既不可愛也不恐怖的卡通形象做為設定,而 PalmBoy 也延伸出一套獨特的世界觀,推出相當豐富的系列合作。「Palmboy 對我而言算是 Devilock 之外獨立的系列,而我還有很多希望在 Palmboy 上實踐的創新,也因此決定將 Palmboy 視為獨立品牌重啟運作。」在今年 Endo 宣告了除在 Palmboy 身上還有著許多想要進行的嘗試,重新進行素體設計,採訪過程中 Endo 甚至打開手機照片揭露了之後將與香港公仔巨匠 Eric So 蘇勳的合作,圖片中 PalmBoy 彷彿長大了般,展現讓人感到驚喜的意象,值得讀者們陸續的留意。

音樂仍是不可或缺的養分

與音樂總有著密不可分關係的 Endo,年輕時受到美國文化洗禮,甚至親眼見過超脫樂團(Nirvana)現場演唱,回到日本組建樂團,總好奇 40 歲的遠藤喜歡什麼類型的音樂。「可能一天 24 小時都在聽音樂吧。(笑)我還是喜歡 70 到 90 年代的金屬、搖滾與龐克,不過在生活中,現在多了一些爵士,可能早起會聽 Adele,運動時聽爵士樂會比較多,或者聽 The Clash 吧。」近年居住在美國,Endo 也推薦芝加哥在 9 月期間舉辦的 RIOT FEST,集結龐克、搖滾、饒舌等多元呈現外,還有啟蒙 Endo,1977 年成軍,為向已故巨星瑪麗蓮夢露致敬,使用最後一部電影 “The Misfits” 作為樂團名稱,80 年代成為美國龐克音樂指標性樂團的 The Misfits。「還會有想舉辦音樂祭的想法嗎?」採訪過程中不禁對 Endo 提出這樣的疑問,畢竟當時日本服裝界有史以來最大一次音樂盛會「DEVILOCK NIGHT」,當初參與演出的 ONE OK ROCK、MONGOL800、BRAHMAN、MAN WITH A MISSION 與 RIZE 等樂團,現在都是當代一線的代表勁旅,Endo 表示還是會想辦,不過會遠離東京,可能在大阪與名古屋等地,與更多新生代的樂團合作,而因 311 東日本震災而起的東北 LiveHouse 大作戰,由於發起人是 Endo 的好友,接下來兩方也會有密切的合作。對於 Endo 而言,「未來性」成為他現在執行一件事時思考最久的重點。

對於網路世代與流行趨勢的想法

聊到年輕一輩身處的網路世代,與各種快流行的產生,Endo 覺得改變最大的就是消費者習慣。「過去網路不發達,消費者必須親身到店面瞭解商品,從中我們可以產生一些交流,如果有使用網路購物,多是因為可以累積點數,這也是我現在以不同的品牌去 touch 消費群的原因,如果一切只需要網路購買,那種感覺實在太不真實。」對於流行趨勢,甚至快速的翻玩吸引大家注意,Endo 與 PHANTACi 主理 Ric 皆表示,品牌的形成代表著背後「文化」的詮釋,這也是在 DevilCLUB 的合作中,以音樂文化而發想出的系列設計,這些快速的刺激可能帶來短暫的效應,但沒有故事背景,只是將好賣的設計交付工廠製作,然後售出,都不是兩人想要的效果,「沒有文化之後服裝還剩什麼,這並不是我樂見的,所以我選擇一步步建立與消費者的共鳴,這也是我與遠藤合作的最大原因,我們都希望呈現蘊含文化與故事性的設計。」Ric 如此表示著。

本次受到 PHANTACi 的邀請而有機會與遠藤對談,也從中感受到遠藤對於台灣的感情。除了不只一次向大家表示「好想住在台灣」,訪問最後問到這 20 年下來心境最大的變化,遠藤表示:「年輕的時候我創立 Devilock,到 35 歲我賺到不少的錢,感覺什麼都有了,但我突然意會到,人生最後這些都帶不走,但有一位好的朋友,這種情感是超越這些物質性的,台灣總是讓我覺得有這些好朋友與我肩並肩,也是讓我感謝與喜愛台灣的地方。」

選擇褪下為人所知的品牌光輝,以全新的態度面對未知的挑戰,遠藤先生接下來的各項企劃,也值得讀者朋友密切留意。

Share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