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點二十 / DJ Mykal a.k.a.林哲儀的 MIXTURE 之道

起點二十 / DJ Mykal a.k.a.林哲儀的 MIXTURE 之道

在擬定《起點二十》這個系列的發想時,我不覺得這是個老人們的回憶錄,而是過去的一些精彩是否可以透過不同領域的朋友分享,讓現在的大家從不同的角度勾勒出全新的輪廓,而這一位前輩放眼台灣街頭流行的歷史脈絡,更顯得舉足輕重。有時看到人開玩笑說看著某某某的文章長大,自己還真的是從 CD 側標、報章雜誌樂評看著 DJ Mykal a.k.a.林哲儀的文字長大,如果沒有在國中看到《余光音樂雜誌》的專欄,把報紙化學兄弟(The Chemical Brothers)的介紹剪下來詳讀,再大一點自己跑去 Spin 或硬著頭皮走進 M@M Boutique,我想我不會開始對任何資訊抱著開放學習的心,可能站在你們眼前的虎編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汗)。

2013 年日劇《最高的離婚》的一句台詞一直影響我很深,「洗手臺上並排著的牙刷,被窩中碰到的腳,不知何時消失掉的冰箱中的布丁,先下樓梯,和在你的後面上樓梯……戀愛總有一天會變成生活,生活會變成喜悅。」我們努力將喜愛的事物融入生活,而身為領頭羊的 DJ Mykal 持續透過自身影響力,將音樂的美好傳遞出去,更進一步在今年創立《佳》音文樂刊,冀望有更多人重拾紙本刊物的溫暖,音樂上的林哲儀可能許多朋友再熟悉不過,身處流行光譜的他對於這二十年又有什麼樣的見解,歡迎藉此重新認識這位將音樂與街頭流行相結合的重要指標。

如果沒有 James Lavelle
我想我不會開始接觸街頭流行

追溯 DJ Mykal a.k.a.林哲儀與流行相遇的起點這應該是媒體上的第一次,而 DJ Mykal 給了我們一個相當有趣的開場:「唸大學時我其實不知道什麼是潮流,對這些完全沒概念,記憶中可能只有 NET 很厲害。(大笑)」回憶起當兵下部隊分配海防,在班哨看到許多舊雜誌在巡邏經過的地方回收,翻來看才開始認識 GIORGIO ARMANI、HUGO BOSS 這些品牌與設計師,「現在回想起來那時還發願 30 歲要有一套 BOSS 的西裝,不過多半買的還是團 Tee 就是。」當然開始接觸街頭流行最大的轉折還是因為音樂,接觸到 James Lavelle 進而認識 A Bathing Bape 的這段過程,也無疑成為 DJ Mykal 音樂生涯上重要的轉捩點,從成立電音「ROKON」亦使用 UNKLE 在 1998 年推出的作品〈ROCK ON〉,不難體會 James Lavelle 對於 DJ Mykal 在人生旅途的啟蒙。

90 年代開始喜愛 Trip Pop 與 Mo’Wax 這個廠牌,個性使然會想要知道這個品牌或者創辦人的相關事情。「我記得在起點二十伊伶那篇裡有提到佼哥說的一句話:『2000 年代前後接觸流行文化的人,都會有一種我接觸到了就會想往下挖知道來龍去脈的感覺。』或許這就是網路不發達的年代,我們追求的不是網路的快,而是追求資訊的深度。」從 Mo’Wax 不只認識專輯需要裝幀呈現的視覺之美,DJ Mykal 發現服裝搭配,甚至到風格養成缺一不可,更多意識到還有創作者在生活上的體驗,「James Lavelle 曾說過自己嚮往美國的 Hip-Hop 跟街頭文化,但知道英國人做不來,所以自己投身下去做英國的 Hip-Hop,這也成為了 Trip Pop 的基底。」所以在 Mo’Wax 的設計可以發現 James Lavelle 把他喜愛的街頭文化帶到英國,也因此透過封面第一次認識了 Swifty 與 Futura 的創作,從一知半解到 UNKLE 推出第一張專輯《Psyence Fiction》也在 DJ Mykal 的小宇宙中投下了一個震撼彈。

「那時我看到 James Lavelle 會穿 A Bathing Bape 的衣服,加上 Mo’Wax 到 UNKLE 是我追相關資訊特別密集的一個時期,光這張專輯就推出了 7-8 個版本,歐洲之外還有日本版是稀鬆平常的事情,那時日本版光封面就兩個版本,看內頁才認識有位設計師叫 Sk8thing,然後從國外雜誌拼湊出 Sk8thing 與 A Bathing Bape 的關係,才知道這品牌是日本街頭的一個指標,再以此為圓心認識了所謂的裏原宿。」

從音樂開始走入街頭,喜歡一樣東西就會想把相關來龍去脈釐清,也開始讓 DJ Mykal 掉入錢坑的無底洞。(大誤)

或許這就是網路不發達的年代
我們追求的不是網路的快
而是追求資訊的深度

雖然自 1997 年去了第一屆 Fuji Rock 後開始往日本跑,DJ Mykal 多半逛唱片行居多,也還不認識裏原宿文化;相較之下去香港的時間比日本更頻繁,對於流行反而是從《東Touch》、《milk》等刊物,進而從中發現可以從日本的《asayan》、《Boon》等雜誌獲得資訊,爾後去日本也會發現更多紀伊國屋書店沒進的雜誌。DJ Mykal 表示就算網路不發達,有心的人還是會想辦法互通消息,購入國外的 CD 或者服飾單品,這部分香港紙本當時對資訊鑽研之深,給了 DJ Mykal 很大的幫助,想起自己也是這樣開始資訊搜集的習慣,現在看仍是相當新鮮。

1999 年開設結合「Mykal & Music」寓意的 M@M Boutique (現為 M@M Records),與時下唱片行最為不同的是這裡不只有黑膠、CD,還有來自國外的服裝單品甚至玩具,就像是走進一家位在原宿的寶庫般。回憶起當時的流行環境,DJ Mykal 觀察大家開始廣泛討論所謂的裏原宿潮流,水貨店紛紛林立,也銜接到 2000 年台灣自創品牌的萌芽時期。「我記得開店的頭一兩年,去日本可能順便帶個 A Bathing Bape 或 NEIGHBORHOOD 單品,一上架就會馬上被來找服裝的客人買走。」經過了水貨店營造的熱度,大家對街頭潮流有更多的認知與接觸,開始有想做品牌的人,這樣的族群在西門町日新戲院後巷聚集,2001 年 NEXT EPISODE 與 RIOT STANDARD 成為具代表性的店家之一。

「最早是 Bruce (現 NMR 主理)與 NEXT EPISODE 代表 Sam 常來我的店,後來 NEXT EPISODE 代理 toilet 這個品牌我很喜歡,去了之後也介紹 ROITSTANDARD 的金旺給我認識。」如此過程造就 DJ Mykal 與台灣街頭品牌相識的起點,讓他成為台灣少數與街頭流行來往密集的音樂人,也因此種下 2007 年與陳柏霖成立創意單位 BRAiNCHiLD 的契機。「開設品牌其實是 Sam 的提議,BRAiNCHiLD 這名字則是柏霖想的。」DJ Mykal 表示在 Spin 時就認識喜愛街頭流行的陳柏霖熟識,柏霖本就是 NEXT EPISODE、RIOTSTANDARD 等店的常客,有天 Sam 拋出橄欖枝提議一起來成立品牌做些有趣的東西,兩人覺得可行便一起加入,往自己想穿的方向開始設計 BRAiNCHiLD 的單品。

BRAiNCHiLD 除有 DJ Mykal 與陳柏霖為代表,也有當時成立 OVERKILL 的大蛇白與老國加入討論設計,檢視過去推出的單品,DJ Mykal 不諱言與 Unclenine(九叔)的合作「BCDC by UNCLENINE」讓他印象深刻外,另一項特別的單品就是 BRAiNCHiLD 的飛鼠褲。「BRAiNCHiLD 的飛鼠褲其實是我提出的 idea,當時 Big O 主理的 PHENOMENON 就有出但台灣的風格還沒有到,我自己喜歡所以想挑戰看看,忘記是誰在會議直接當頭棒喝說這一定賣不出去,沒想到推出之後賣的很好還出了第二代,變成 BRAiNCHiLD 代表的單品之一。」

由於陳柏霖常去香港,在一次採訪認識了時任《東Touch》資深編輯的九叔,來台灣時到 DJ Mykal 駐場的 PARTYROOM 玩而熟識,三人彼此喜愛的東西相近,因此在 2011 年開啟了「BCDC by UNCLENINE」的合作「九叔本身就有服裝系的底子,在做品牌上有很多創意,而且是可以落實的,所以我們第一次合作時激盪的火花很強,推出的效果也相當好。」聊到此 DJ Mykal 表示原本第二次的合作打樣都已完成,隨著陳柏霖隨著飾演《我可能不會愛你》的大仁哥紅了越來越忙,快時尚也開始興起,決定暫緩 BRAiNCHiLD 品牌腳步就沒有推出,這點其實滿可惜。

「音樂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所以在 BRAiNCHiLD 時我也試著把一些我喜愛的音樂,或者生活中想穿想使用的東西放到品牌裡。」好比手邊仍持續使用的 BCDC Basic Line Backpack,就是根據 DJ Mykal 日常需要攜帶 Serato、17 吋 POWER BOOK、CD 耳機甚至書籍所設計,儘管當時大容量背包並不盛行,基於自己喜歡且市場沒有的堅持推出反而大受好評。

回首 BRAiNCHiLD 運作的那些年 DJ Mykal 坦言營運對於 Mykal 與陳柏霖兩位具藝術家性格的人來說是很大的挑戰,但還是獲得了許多經驗。「2000 年那時候自創品牌的起步不過幾年而已,加上市場關係,很多事情只能慢慢去做,能做多久不知道,自然在做的時候多少沒考量會賣與否,而是有沒有確實把心中所想呈現。」

「如果現在又有機會創立品牌,Mykal 大哥會去做嗎?」我問

「……老實說我依舊會說 YES,前提是要有糖果爸爸。(大笑)」

對喜愛流行文化的人而言回顧
90 到 2000 年這些歷程是相當珍貴的
因為我們試圖把我們的生活放到其中

持續在國內外音樂深耕 digging,同時又有著服裝品牌經歷與見解,也讓 DJ Mykal 得以結識更多國外的品牌人。聊到相處上的深切回憶,DJ Mykal 特別提及 DJ DARUMA 與 FPM 兩位對他來說具深刻意義的前輩。因為喜愛日本音樂後來從《warp》 雜誌認識 DJ DARUMA 當時組建的團體 DEXPISTOLS,DJ Mykal 透過 Myspace 開始訊息聊天,還曾在去日本時跟 DARUMA 約在 HECTIC 見面因此認識,「PARTYROOM 還在時我常會邀請一些喜愛的音樂人來,所以那次就請到 DEXPISTOLS,一樣是不知道結果,但我自己喜歡,想透過可行的方式去做,結果 PARTYROOM 整個炸掉,因此也與 DJ DARUMA 有更深的交流。」

DJ Mykal 與 FPM

DJ Mykal 與 DJ DARUMA、VERBAL

另一個是現在最為熟識的田中知之(Fantastic Plastic Machine​,簡稱 FPM),2007 年 BRAiNCHiLD 成立想要辦個 party,柏霖就提議他在日本拍《東京鐵塔》時認識的 FPM,找他來放歌 DJ Mykal 當然是放在前面,結束後 FPM 覺得 DJ Mykal 的 set 很特別是他沒有聽過的,就說有機會會請他到日本放歌。「你知道可能只是客氣但已經是對我很大的肯定,FPM 可是 90 年代涉谷系被當成神的前輩,沒想到幾個月後收到經紀人 mail,FPM 邀請我去日本六本木殿堂級夜店 Yellow 放歌,因為這樣而開始與田中先生熟,現在還是不時會留言交流。」

註:Yellow 在 90 年代是與 Liquid Room 同等級的指標夜店,幾乎所有國外紅的 DJ 都在此放過歌,連日本 DJ 都不見得有機會站上 Yellow 的 DJ 台。「一直到後來與日本 DJ 朋友聊到自己在 Yellow 放過歌他們都超驚訝的。」DJ Mykal 如此說著。

DJ Mykal 與 LMF (Lazy Mutha Fucka)

DJ MYKAL 與 DJ GOLDIE

DJ Mykal 與降谷建志

DJ Mykal 與 James Lavelle

日本對西洋的憧憬會自己理解成不同的樣貌
不論文字或行為的轉譯
那是個從 6-70 年代就開始根基的底

編輯對談 PART I 中我與 Sofia、鬼鬼正好也聊到了渋谷系,當時有一個共識是渋谷系最大的影響就是打破所謂西洋與東洋的隔閡,對此 DJ Mykal 則是認為渋谷系最重要的意義在於讓許多人知道涉谷系是日本最流行的事情之一。「他的時代背景是當時外資唱片行開始進軍日本,因為聚集的地方是涉谷所以叫涉谷系。」由於涉谷系沒有一個清楚的樣貌,當時在台灣聽涉谷系的不只是音樂圈,還有很多玩廣告與設計的族群,這些人在追涉谷系的時候可能從音樂開始,也可能從服裝、設計不同角度,最後認識音樂。「我是個聽音樂覺得脈絡很重要的人,這樣的脈絡其實相當有趣,有種 90 年代 city pop 的意味。」

進一步討論關於脈絡的延伸,DJ Mykal 想起一次與呼朋癮伴的代表瑜朋聊到《喜劇開場》這部戲的心得,DJ Mykal 覺得像《喜劇開場》或者日本的音樂,他有很多情感的深度,這部分不只在音樂,服裝、文化甚至各層面,到了日本就會長出自己的樣貌。「曾經許多日本朋友還有 m-flo 成員 Taku 給了共同的解釋我覺得成立 – 某種程度要感謝日本英文不好,所以在對西洋的憧憬下會自己理解成不同的樣貌,一批英文很好的人把西洋資訊轉化成日本看得懂的文字,這個過程的轉換久了就成為內化的過程,不論文字或行為轉譯成日本的樣貌或語言,那是個從 6-70 年代就開始根基的底。」

2006 年 DJ MURO 店鋪 SAVAGE! 十週年與 STUSSY、HAZE、CARHARTT 的四方聯乘,MOB SQUAD 的字體也是 HAZE 設計的。

STAPLE 與前 Blue Hero 設計師 Vicky Lam 品牌 RCB 為 LMF 打造的限定款。「那時很流行用顏色區分團員限定,我記得紅色是樂團著用。」

2017 年 PLEASURES 出的圖像,當時 Alex James 與 Vlad Elkin 還造訪在華山的 DPT。「從這張圖裡面呈現的美版 CD 殼封條貼紙你就很難不喜歡 PLEASURES。」

2003 Bathing Ape x Unkle Varsity Jacket,可能是 BAPE 最具代表性的單品之一,左袖有 2006 年 Visual 展 Futura 來台時的親筆簽名,「我喜歡到後來找到了另一個顏色穿,這件就一直供著了。」

2007 年 BRAiNCHiLD 與 ROITSTANDARD 及西海岸大牌 COOTIE 的三方聯乘,以及生涯第一張黑膠《RKNIIFTR Remix EP》發行結合 Remix 與 YOSHIROTTEN 的三方合作。「兩件都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 tee,當時不認識寫信請 YOSHIROTTEN 設計他一口答應,結果沒多久他就大紅了。」

2006 年 UNDERCOVER × Klaus Schulze。「當時因為高橋盾常穿很多人叫這圖像『電波人』,卻鮮少人知道圖像來自德國前衛電子宗師 Klaus Schulze 專輯,UNDERCOVER 也取樣過不只一次 Klaus Schulze 的創作,你就知道高橋聽音樂的廣度了。」

DJ DRUMA 品牌 ROC STAR 與 THE PRODIGY、Daft Punk 聯乘。「同樣是對我來說很重要的 tee,不只 DJ DRUMA 是好朋友,尤其 2006 年有幸擔任 THE PRODIGY 台北演唱會暖場 DJ,絕對是我 DJ 生涯裡最重要與珍貴的時刻之一,因為 THE PRODIGY 對我的 DJ 演出有著無比重要的啟發與影響。」

2001 年 DC Shoes 與 Drum ‘n’ Bass 先驅 Goldie 廠牌 Metalheadz Music 推出的合作。「90 或 2000 那個期間,聯名這件事情不會這麼廉價,那是兩方在領域、概念或生活上有些共鳴,呈現出來是有趣的而不是展現商業價值,那時候看到聯名的感覺多半是興奮的就跟我留到現在的這雙一樣。」

2007 年 LEVI’S® x Surrender x UNKLE Black Disco 207,當時加入了施華洛世奇黑水鑽、UNKLE 與代表和 Eam Chen 合作新加坡指標店鋪 SURRENDER 的骷髏 logo。「儘管只有 15 件……但我還是入手了而且捨不得穿。」

我相信音樂與時尚、潮流的結合肯定越來越多
因為音樂就在這些設計師的生活之中

對談中一個埋藏許久的疑問在這次讓我不禁提出:「為什麼已經到 2021,台灣的音樂跟服裝還是有點壁壘分明的感覺。」DJ Mykal 沈思了一會說著:「頑童鼓手小安最近開始 Fade To Grey 企劃經營古著音樂 tee,前兩天他發了一篇文跟你的疑問很像,大意是說為什麼台灣音樂人仍是音樂人,做時裝的還是做時裝不像國外,我想對應日本的時尚潮流,他們吸收了美國文化然後轉化成自己的模樣花了很長的時間,台灣要說完全沒有也不是,推到十年前可能更慘,雖然現在沒有很清楚的例子,但在很多歌手或明星的私人穿著上,其實可以看到特色出來。」DJ Mykal 想起台灣樂團的發展樣貌,當 2000 年阿翔拿下最佳樂團在金曲獎登高一呼「樂團時代來臨!」,經過二十年台灣樂團樣貌在服裝上確實變得更豐富,所以可能還是需要時間累積。

除了時間的因素,是否與生活相結合依舊是 DJ Mykal 關心的環節,雖然不知道現在做品牌人的想法,當時接觸到裏原宿品牌,這些前輩或同業在做的,無非把自己過的生活放到想做的品牌之中。「不論是 2000 年裏原宿文化,到後來的西海岸影響我最深的代表就是降谷建志,他是刻意去做這個樣子我相信不是,這些他穿的品牌就是與他當時的生活產生共鳴,有些人說 A Bathing Bape 後來為什麼變成嘻哈品牌,但那個脈絡就是 Nigo 開始活躍於美國嘻哈圈,所以做出這樣的設計並沒有問題,這些例子在越來越講求速度的時代,其重要性有無被淡化不知道,但我相信對喜愛流行文化的人回顧 90 到 2000 年代,這些歷程是相當珍貴的因為我們試圖把我們的生活放到其中。」

Carhartt WIP x Ninja Tune、Jazzy Sport、Stones Throw Tape

現在的街頭流行與過去不同,對於未來 DJ Mykal 雖沒有明確的輪廓,但可以肯定是音樂與時尚、潮流的結合肯定越來越多,因為音樂就在這些設計師的生活之中。如 Raf Simons 與 New Order 及 Factory Records 進行合作,Sasquatchfabrix 和今年適逢三十週年的 NINJA TUNE 聯乘,高橋盾就是個長在音樂裡的人所以成立 Undercover Records,FACETASM 雖然沒有很明確與音樂單位的合作,但從設計中可以在腦海浮現落合宏理喜愛的樂團、唱片封面。「只要是把生活喜歡的東西放到設計裡,那麼音樂與設計結合這件事就會持續自然發生,除非哪天全球的設計師都不聽音樂了。我相信台灣有一天也會走到這樣的場景。」

現在除了 M@M Records,透過《佳》音文樂刊,DJ Mykal 希望過去的人能重新接觸,年輕的人可以認識紙本的美好,「年輕樂迷或許不會看實體雜誌甚至不會拿,但可能因為這期拍謝少年畫的很可愛有興趣想要,只要拿的 300 人中有 30 個,甚至 3 個人開始產生對實體雜誌的興趣,都是個好的開始。」此外延續 BRAiNCHiLD 時期放進自己喜歡的音樂元素,跟喜歡的音樂人做聯名;現在私心放在《佳》音文樂刊封底的『FASHION KILLA』專欄,讓拿到雜誌的人有二分之一機會看到這次介紹與音樂結合的服裝。就算台灣做的人少,總得有人做做看。

降谷建志領軍的 Dragon Ash 被賦予一個叫「MIXTURE」的風格 ,這種結合搖滾、龐克、嘻哈與節奏藍調等樂種的音樂內爆,進一步影響了一個世代的街頭流行,這樣的道路不只透過 DJ Mykal a.k.a.林哲儀在 DJ 台上貫徹,也在 M@M Records 與《佳》音文樂刊得到全新的實踐。

Keedan.com 的簡介某種程度代表著自己的心聲,這世界訊息太多太快,我們希望每天的生活從風格開始,在認識過去美好的同時,希望有更多朋友可以把握當下,讓未來的環境更加精彩,就如 Yves Saint Laurent 那句「時尚易逝,風格永存。」你自己才是決定個性、衣著風格和生活態度的一切。

《佳》音文樂刊贊助專案至 2021/07/25 23:59,歡迎前往支持實體這本台灣市場上久違的實體音樂刊物

DJ Mykal a.k.a.林哲儀 重點事記

  • 1996 年 – 退伍進華納音樂外語部、同時期進入 Spin 擔任駐場 DJ
  • 1997 年 – 去第一屆 Fuji Rock 朝聖
  • 1999 年 – M@M Boutique 開設、進喜樂音唱片公司國外部、共同編寫《聽見2000分之100-十個音樂人.100張CD和音樂的事》
  • 2000 年 – 《MCB音樂殖民地》創刊
  • 2004 年 – Spin 結束、參與張震嶽&FREE 9 美國巡迴、進 PARTYROOM 擔任駐場 DJ
  • 2007 年 – 與陳柏霖創立 BRAiNCHiLD、受 FPM 邀請至東京 YELLOW 放歌、推出首張官方 DJ-MIX 專輯《Original Brainchild》
  • 2015 年 – 推出第二張官方 DJ-MIX 專輯《ELEKTROTEQUE BASS WEAPONZ Vol 1.1》
  • 2016 年 – M@M Boutique 休業、成立 ROCKON 滾石電音
  • 2017 年 – 邀請 James lavelle 以 UNKLE SOUNDS 來台演出、世大運閉幕典禮「電音哲理」演出、發行生涯第一張黑膠《RKNIIFTR Remix EP》
  • 2019 年 – M@M Boutique 更名 M@M Records 重新開幕、〈BTM(feat. DJ BAKU & Takuma the Great)〉入圍金音獎最佳電音單曲
  • 2021 年 – 《佳》音文樂刊正式發行
Share